你就是个loser
首页
美剧
历史
伦理
偶像
日剧

历史

当前位置:北京pk10赛车 > 历史 >

铁面御史再显“清白”本色大型历史话剧《大宋

编辑:卢本伟2018/12/29 16:36

  原标题:铁面御史再显“清白”本色,大型历史话剧《大宋御史·赵抃》将登国家大剧院!

  穿越千年,“铁面御史”赵抃当年风采再现舞台;展望未来,天府文化生动演绎青白江样本。

  12月25日、26日晚19:30,由成都市青白江区委、区出品,反映北宋御史赵抃“清白为官、清白”生平事迹的大型历史话剧《大宋御史·赵抃》,在成都市锦城艺术宫再次隆重上演,以话剧形式为“铁面御史”赵抃重新塑像,让他有血有肉地活在时空层叠和充满诗意的舞台上,生动刻画了赵抃不畏、清正廉洁、为民务实的形象,展示了一个安邦、惩治、举贤荐能、为民的家风采。

  该剧继7月17—18日首演2场后,此番又于25-26日连续演出2场,观者甚多,叫好不断。 据悉,2019年1月4-5日,《大宋御史·赵抃》还将在国家大剧院精彩上演。

  “吾志如此江清白,虽万类混淆其中,不少浊也!”赵抃出任成都知府,以一琴一鹤,只身入蜀,过清白江,自誓清白,留下了千古名句。历史话剧《大宋御史·赵抃》通过对北宋御史赵抃宦途的立体呈现,展示了赵抃一生为官、惩治、为民务实的“铁面御史”形象,具有强烈的历史感染力、艺术吸引力。

  至和元年(1054年),赵抃被任命为殿中侍御史,赴任汴京后微服暗访漕运码头,了解漕运官员借设水上驿站,独揽漕运、之事,并将情况直奏宋仁,最终将漕运三司使罢免。随后,赵抃向仁上奏了近两百篇奏章,包括安邦、惩治、举贤荐能、为民等诸多主题,逐渐得到了仁的认可和器重。同年,宰相陈执中家中侍女命案引发朝内风波,朝中大臣仁要求彻查此案,但陈执中利用职权大肆大臣。面对这种情况,赵抃给宋仁连递了七道奏本,奏请惩治陈执中,并力保欧阳修等大臣,但宋仁并无罢免之意,相反他认为陈执中是值得信任的宰相。的赵抃又递呈了五道奏章,历数陈执中不学无术、结党营私、以权谋私等八大,要求仁罢免陈执中。最后,陈执中被罢相,赵抃出任成都知府。赵抃携“一琴一鹤”赴任成都,面对当地地,州郡公然互相行贿,兵士不肯过江的情况,赵抃对江明志——“吾志如此江清白”,以身作则,惩治,蜀地一片升平。治平四年,朝堂一张圣旨将赵抃召回汴京,而刚刚登基的宋神却不依旧例,依旧让赵抃到谏院任职,以便能够多听到赵抃的意见,从此“铁面御史”的声音响彻朝堂。

  正如该剧编剧所言:“北宋仁年间,儒学兴盛。有历史学家认为,在这种充满和宽容气质的下,形成了北宋士大夫一股独特气质——忧的,即承担天下的责任。赵抃在其中很有代表性。作为创作者,我们不满足于简单地记录他清白为官的事迹,更愿意借着一方舞台去探讨这‘敢言、清正廉洁、无畏’背后的内核、中国传统知识对国家的抱负和情怀,以及为官和的初心。”

  文化,是一座城市的灵魂。成都平原被誉为天府之国,是第一批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在数千年历史长河中,天府文化在自然与人文、封闭与、农耕文明与城市文明碰撞融合中传承发展,凝聚成“创新创造、优雅时尚、乐观包容、友善公益”的时代价值和现实表达。2017年,成都市第十三次党代会提出中华文明,传承巴蜀文明,发展天府文化,努力建设世界文化名城;今年9月,成都市召开世界文化名城建设大会,提出要以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全面贯彻落实中央和省委决策部署,建设独具人文魅力的世界文化名城,打造世界文创名城、旅游名城、赛事名城和国际美食之都、音乐之都、会展之都“三城三都”,为加快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的城市、实现新时代成都“三步走”战略目标提供持久动力源泉。

  为深入贯彻落实成都市第十三次党代会和世界文化名城建设大会,青白江着力挖掘利用独有的文化资源,紧贴全面从严治党和为民务实的时代要求,在全省首创将历史文化、清白文化与天府文化相融合,创编了大型历史话剧《大宋御史·赵抃》,用高标准的艺术水准演绎独具青白江特色的“天府文化”品牌—“清白文化”,将文化资源优势为文艺创作和对外交往优势,社会正能量,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创新性发展,彰显了天府文化特质和内涵。

  清清白白为官,清清白白,是中华传统自律和廉洁从政的践行准则和理想追求,是历代廉政建设中一种重要的文化现象,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体现,故以“清白”二字作为形象的概括,包含着丰富的内涵、践行和。正如青白江区文体广新旅游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我区通过创编演话剧《大宋御史·赵抃》、建立‘清白文化馆’、举办专题展、开办绣川讲坛、清白课堂等,系统化宣传赵抃的事迹,积极挖掘、传承和与本区渊源极深的赵抃‘清白’思想。《大宋御史·赵抃》已成为反映城市发展进步、无愧于伟大时代的优秀文艺作品”。

  下一步,青白江区还将立足“内陆亚欧门户 国际化青白江”发展定位,深化市场化运作,积极开展国内、省内巡演,不断扩大对外文化交流,最大化发挥该剧的价值、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努力将“清白文化”打造成为传承创新天府文化的青白江文化IP,全面促进文创产业快速发展,着力提升文化力和影响力。

  至和元年(1054年),赵抃被任命为殿中侍御史,赴任汴京后,他微服暗访漕运码头,了解漕运官员借设水上驿站,独揽漕运、之事,并将情况直奏宋仁,最终将漕运三司使罢免。随后,赵抃向仁上奏了近两百篇奏章,包括安邦、惩治、举贤荐能、为民等诸多主题,逐渐得到了仁的认可和器重。

  宰相陈执中家中侍女命案引发朝内风波,朝中大臣仁要求彻查此案,但是陈执中利用职权大肆大臣。面对这种情况,赵抃给宋仁连递了七道奏本,奏请惩治陈执中,并力保欧阳修等大臣,但宋仁并无罢免之意,相反他认为陈执中是值得信任的宰相。的赵抃又递呈了五道奏章,历数陈执中不学无术、结党营私、以权谋私等八大,要求仁罢免陈执中。最后,陈执中被罢相,赵抃出任成都知府。

  赵抃携“一琴一鹤”赴任成都,面对当地地,州郡公然互相行贿,兵士不肯过江为官而战的情况,赵抃对江明志——“吾志如此江清白”,以身作则,惩治,蜀地一片升平。

  治平四年,朝堂一张圣旨将赵抃召回汴京,而刚刚登基的宋神却不依旧例,依旧让赵抃到谏院任职,以便能够多听到赵抃的意见,从此“铁面御史”的声音响彻朝堂。

  整个剧情结构严谨、逻辑清晰、跌宕起伏,赵抃不畏、清正廉洁、为民务实的艺术形象刻画生动,具有强烈的感染力、吸引力、号召力。

  赵抃(1008—1084),出生于浙江衢州城。历仕宋仁、宋英、宋神三朝。期间,他四次入蜀,两次任成都知府。北宋至和元年(1054),赵抃进京担任殿中侍御史,前后给呈上了近两百篇奏章,包括安邦、惩治、举贤荐能、为民等诸多主题,对北宋时期的大政方针、委官用人、抵御外患、安定域内,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在为官四十余年中,赵抃为官、惩治贪腐、黾勉勤谨,素有“铁面御史”之称,宋英评价他为政是“中和之政”。苏洵、苏轼、苏辙父子,欧阳修、贾黯等宋代贤能之士,都曾被赵抃大力举荐,获得施展才能的机会。

  据史料记载,赵抃赴任成都知府途中,面对滔滔清白江水以江名志“吾志如此江清白,虽混肴其中,不少浊也”,清白江因此句而得名,青白江区的区名也因清白江而得名。

  据此史实,青白江区建立了“清白文化馆”,专题向广大干部群众宣传和“赵抃清白文化”,系统化的宣传和传承赵抃的事迹,目前已接待参观人员35万余人,开展宣讲3000余场。下一步青白江区将建设“清白文化学院”,以赵抃事迹馆为主体,将历史上的及当代廉政典型进行集中展览,供广大干部群众参观学习,激发更多干部奋发有为、敢于担当的。

  赵抃四次入蜀,初入蜀在江原县(今崇州)作县令,第二次入蜀作梓州(今三台)转运使,皆有清白名声。第三次作成都知府是在宋英时,由治平元年(1064)12月至治平四年(1067)共三年时间。第四次入蜀再度“知成都府”,则已是宋神时,由熙宁五年(1072)至七年(1074)共两年半时间。他在廉政文化方面的特色是:自身以自律,传承其清白家风,“吾门自昔传清白”(《清献集》卷三“信笔示诸弟侄子孙”)。从政则勤政,忧乐天下际,“欲去民忧同乐之,敢孤朝寄独恬然”(《清献集》卷二“再经江源县有作”)。为政则能审势,宽猛相济,“不畏权倖”,“声称,京城目为铁面御史”。苏轼、苏辙兄弟都十分称赞他,苏轼还专门为他写了墓碑:《赵清献公神道碑》。苏轼是赵抃的友人,最了解赵抃,赵抃曾荐举其父苏洵。苏轼这块碑记是有关赵抃生平传纪的最早的记录,《宋史·赵抃传》《东都事略·赵抃传》以及后来的史志、笔记之属,皆沿袭苏轼碑记而来。

  赵抃最有名的“清白”故事是第一次知成都府时以一琴一鹤,只身入蜀,过清白江,自誓清白。他平生有雷氏琴一张,琴是唐琴,当然很名贵,但琴是家传之物,鹤是家养的,故苏轼写诗称赞他:“清献先生无一钱,故应琴鹤是家传”。他不讲排场,不要车马随从,不要地方官迎接,只以“单马就道”,随身只带一把琴,一只鹤,除此以外,别无家财,真可谓一清二白。

  他上任成都,经过湔江时,常说:“吾志如此江清白,虽万类混淆其中,不少浊也。”人们为了纪念这件事,就把这段湔江取名为“清白江”。从此,为成都留下了一个重要的体现“清白文化”的地标遗产,今在青白江区境内。赵抃以江的一清二白明其志,一心为民,虽万类混杂也绝不同流合污的,被载入史册,传承了下来。

  第二次知成都府是神要求赵抃再治蜀的。这次再入蜀,他的行李更加简易。早在这次入蜀前,他已在泗州放了鹤,只带了个仆人“老苍头”入蜀。神表扬他:“卿前以匹马入蜀,所携独琴鹤,(为政简易),廉者固如是乎?”

  以上是他两次知成都府有关清白的故事。他在成都经常川行于街头巷尾,田间小道,与老百姓直接交谈,遇到冤案弊政,他都及时革除,“以惠利百姓为本”,贪渎因此不敢妄为。他的习惯是每天做的事一定每晚要。每到晚上即端正衣冠,焚香庭前,九拜首,告于天,向报告每天为老百姓做的事。如有不可告于的事,就肯定是对不起老百姓,不能去做的事,其洁白如此。

  成都在他治理下,“蜀风素侈”的奢靡之风大变,“好贤乐善之风大兴”,“蜀人安之”,长达百年。赵抃二十年间四次入蜀,蜀人听说赵公来,“男呼于道,女欢于灶”,都说:‘我的碗筷能安于食,我的枕第能乐于寝,就是拜公之赐。公再来,它们又有依靠了。’”在赵抃治理下,“梁岷之下,宴然已为乐国矣。”(文同:《丹渊集》卷二十六“送赵大资再任成都府诗序”)

  由此可见,清白江得名的廉政故事、赵抃过青白江为官清正、名节洁白的故事,是清白文化的最佳体现。“清白文化”确是青白江区独有的廉政文化历史资源。

  清清白白为官,清清白白,是中华传统自律和廉政处事的践行准则和理想追求,是历代廉政建设中一种重要的文化现象,是为人做官的体现,故以“清白”二字作为形象的概括。它包含着丰富的内涵,践行和,历代都有不少清正廉洁为官的好故事和好思想流传下来,这就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的“清白文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