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个loser
首页
美剧
历史
伦理
偶像
日剧

历史

当前位置:北京pk10赛车 > 历史 >

猪年说猪这一汽车界最著名的“猪元素”竟然已经有83年历史!

编辑:卢本伟2019/02/08 12:19

  不过,随着现在年轻消费者对运动气息和力量感的追求,宝马为了迎合潮流,旗下车型的双肾中网尺寸也日益加大。更为开阔的进气格栅的确带来了更为的视觉效果,但凡事“过犹不及”,全新X5的尺寸已是夸张,最新公布的X7概念车官图更是惊人,日趋圆大的进气格栅坐实了“猪鼻子”的称号……

  此外,进气格栅担负的功能也越来越多样,比如一些宝马车型的双肾进气格栅后面会有一个类似百叶窗的部件,用以控制为发动机散热的空气流量并减低风阻,即“智能降阻进气格栅”;还有“3D进气格栅”,能在视觉上显得更为动感等等。看来,除了中网的造型和尺寸,现在连里面的斜杠都大有可为了!

  作为有着近百年历史的车企,宝马有着悠久而深厚的品牌底蕴,其双肾型进气格栅也一直作为经典元素出现在各个车系上,成了可以取代BMW标志的高辨识度设计。不过,就像许多经典源于偶然一样,宝马的这对进气口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其实,双肾中网作为宝马家族的标志性元素,能够延续近百年就已非常难得,无论如何“发扬光大”,也无非是在加大或缩小、分开或连上等细节处做文章,重要的是消费者依旧能一看到这对进气格栅就能辨认出它的身份。当然,除了尺寸,这对进气中网也还有其他值得玩味的“小心机”。

  而从2000年宝马5系改款开始,就出现了许多我们今日依然眼熟的设计元素。这一时期的宝马,车身造型开始趋于圆润,出现了“眼”头灯,与优化后的双肾进气格栅相搭配,显得协调而耐看,宝马奠定了在视野中的造型基调。

  直至1961年,宝马的“New Class”系列面世,以BMW 1500为代表的车型取得了成功并使宝马扭亏为盈。1500车型上的双肾型进气格栅得到不少调整,缩小的尺寸和间距使其显得更为低调内敛,这也是现今宝马5系的鼻祖。

  纵观宝马各个车系双肾进气格栅的演变史,可以发现虽然其造型各异,但最新的概念车却显示了“分久必合”以及尺寸更宽广的趋势。当然,也有消费者吐槽这样的设计是越来越不走心,千篇一律的双肾也让人有些审美疲劳了。有部分宝马车主就选择了个性改装,将双肾进气格栅“削去一半”,结果视觉效果竟然出乎意料的炫酷。

  其中,BMW 507上的竖状进气格栅被宝马首次作横向拉长,硕大的进气口几乎占满整个前脸,颇具视觉冲击力。但这一时期受到二战后欧洲整体经济遇冷的影响,宝马的豪华车并不畅销。

  

历史

  虽然在2000年之前,宝马5系还不是我们熟悉的样子,但第一代宝马5系无论是市场销量还是认可度都取得了重大突破。在1972年法兰克福车展开幕,宝马5系的外型由意大利汽车设计师马塞罗·甘迪尼操刀设计,一经亮相就惊艳四方,成为宝马家族设计的典型之作。此时,这一浓郁的宝马风格已经延续了数十年,双肾中网也趋于方正工整。

  

历史

  比如,有不少细心的车友会注意到,一些宝马车型的进气格栅上会有三道颜色不同的斜杠,看起来颇为惹眼。这可不仅仅是为了好看,从左到右依次的“蓝、紫罗兰、红”三个颜色,分别有着自己的寓意。蓝色——宝马总部巴伐利亚州旗的颜色,紫罗兰——宝马与赛车的融合,红色——Motorsport,象征赛车运动。

  本为飞机发动机制造商出身的宝马,在向汽车制造商转型的同时,曾于1928年收购了迪希汽车制造股份有限公司,并推出了BMW 3/15车型,这也是为数不多的尚未搭载双肾中网的宝马车型。

  随着产品体系的丰富和车型的演变,宝马的这对双肾中网虽然依旧得到保留,但也发生了性的变化。简单来说,就是“从无到有、从竖到横、从小到大”以及从“双肾”到“猪鼻”。

  而从1933年开始,在设计BMW 303这一车型时,当时的设计师为了达到最佳的冷却效果,将车子的散热水箱略微向后倾斜,并将其一分为二,覆盖住整个车头,这就是今日“双肾”进气格栅的雏形。也因为这一独特的设计,BMW 303成了第一辆被认为具有家族化特征的车型,在宝马家族谱上记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三色饰条一般只在宝马M系的高性能车型上出现,用以彰显自身的运动基因和专属工艺,也因此吸引了不少车主自己动手贴条,甚至不是BMW的车型也要来凑热闹……

  如果要在众多车企的品牌设计元素中找出几个与“猪”最为沾边的,想必宝马赫赫有名的前进气格栅定是能够入选。在一开始,大家都还称其为“双肾型”格栅,但随着两个进气口的尺寸越来越大,“猪鼻子”的戏称反而很是形象。今天,疆哥就和大家唠唠宝马车型上这一经典设计的由来。

  总之,宝马作为有着百年积淀、家大业大的企业,有这一对双肾中网的家族化设计语言,来使旗下各类各异的车型保持着某种程度的“一脉相承”,实属难能可贵。即使被吐槽了,但在这个猪年,买上一对“猪鼻子”,岂不是恰好应景,你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