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个loser
首页
美剧
历史
伦理
偶像
日剧

偶像

当前位置:北京pk10赛车 > 偶像 >

“知识偶像”如何看待“思想跨年”?

编辑:卢本伟2018/12/31 15:55

  原标题:“知识偶像”如何看待“思想跨年”? 当代年轻人,又穷又秃又焦虑。穷、秃和焦虑都导致了同一个结

  当代年轻人,又穷又秃又焦虑。穷、秃和焦虑都导致了同一个结果,就是不管在什么时候,都很难安下心来好好玩。结婚要网站服务器,圣诞节要加班,连跨个年都不能好好休息。

  这两年兴起的知识付费缓解了年轻人的焦虑。工资还涨不上来,头发都已经掉下去了,但只要每天睡前能听个课学点东西,就能地睡到下一个要做的日子。而从去年开始,各大卫视又玩出了新高度:在跨年夜不仅举办唱唱跳跳的跨年晚会,也提供让大家学习知识的晚会。

  今年是浙江卫视第二次举办《思想跨年》晚会。去年《思想跨年》请到了马东、高晓松、吴晓波和张召忠等“知识明星”主讲,也邀请了浙江卫视人气节目《奔跑吧》的嘉宾迪丽热巴来到现场。当时大家对跨年听、学知识的形式表示很新鲜也很惊喜,主讲人之一张召忠在里表示,接到节目组邀请时自己都被吓了一跳,不敢相信“怎么会请一个老头在跨年夜讲课”。

  事实上,节目组在选择嘉宾上花了不少心思。去年的嘉宾“局座”张召忠是深受年轻人喜爱的军事评论家,在网络上被称为“战略忽悠局局长”,在军事知识者的知识属性之外,也拥有强烈的娱乐价值。人中的马东、高晓松身份也和张召忠类似,他们是热门知识经济节目的主讲人,也是辩论类综艺节目《奇葩说》的常驻嘉宾。

  今年,《浙江卫视2019思想跨年》的嘉宾同样兼顾了知识性和娱乐性,除了去年来过的财经作家吴晓波、《奇葩说》团队导师马东、阿里云创始人王坚博士,还包括了中国女排总教练郎平,四位《奇葩说》的BBking马薇薇、黄执中、肖骁、陈铭,Nine Percent 尤长靖,《我就是演员》冠军演员韩雪等等。

  郎平和她所代表的女排,曾经是一代人的寄托;而马薇薇、黄执中等来自知识经济和知识类综艺节目的嘉宾,或许也可以说是当代年轻人新的寄托。而王坚,则更是代表了那一小众独孤的“”——或许很少有节目聚光在他们身上,他们究竟在研究些什么、在改变些什么,从前几乎无人知晓。但现在,当思想跨年把灯光对准他们——知识和娱乐,或许已经分得不需要那么清楚了。又或许,知识正在用一种更有温度、更“亲民”的方式,靠近大家。

  “知识和娱乐结合的形式越来越多。我们不应该做泛娱乐化,就是不用动脑子的娱乐,这样的娱乐是死的。我之前听过一句话,死亡不是的,而是你被忘记。知识和娱乐相结合,才更容易被吸收,才更不容易被遗忘,所以我觉得知识和娱乐结合常有必要的。”在节目现场,嘉宾肖骁这样告诉PingWest品玩记者。

  而在嘉宾黄执中看来,晚会中将知识学习与辩论相结合的方式,也是最好的知识呈现方式:“我认为知识的呈现方式,辩论一直都是最有利的。尤其是在比较轻松的状态下,辩论是知识很好的途径,一来它没有绝对的对错,二是带给你不同角度的思考。你要展现一个想法,两种不同角度碰撞是最好的。”

  “钱是花出来的,还是省出来的?”“你希望有哪种超能力?”“你有什么烦恼?”“现代人的焦虑是不是多余的?”……这些困扰着多数年轻人的问题或许也正在困扰你,在《思想跨年》晚会上,嘉宾和脑洞团们就这些问题展开的讨论,或许也能让你从中受到启迪。

  在晚会中,黄执中与马薇薇就“当代年轻人的焦虑是多余的吗”进行了辩论。黄执中持正方观点,认为焦虑是好事,是期待和希望的一种展现形式。而马薇薇持反方观点,认为焦虑使人慢慢地了享受自己的能力 。

  肖骁表示最近让他焦虑的原因是“不能够做自己”,并开玩笑说“最近在做马薇薇”。他觉得没有比较就没有焦虑,当他去涉及一个以前完全不熟悉的领域,发现自己某些能力不如马薇薇和黄执中的时候他会焦虑。打破自己、重建自己的过程让他很焦虑。

  这场略显严肃的晚会中,一向以展示极具个性化服饰的肖骁在一些环节穿上了严肃的黑色西装,却不忘别致的点缀一根羽毛——这是为了配合现场较为正式的谈话氛围,他表示:“我觉得不应该用做自己来整体风格”。

  谈及与晚会的契合之处,肖骁表示:“这个晚会和我的契合之处就是它真的不‘适合’我。如果你只去听自己适合的、自己喜欢的,你的人生是没有成长的。就是因为今天这个晚会有很多领域是我不擅长的,所以它很适合我,我可以用一个求学者的心态来吸取到很多营养。”

  过去的一年,相信每个人都遇到过困难,也都经历了成长。肖骁的2018年并不顺利,但他面对未来的态度依然乐观:

  “我必须承认我的2018年是充满眼泪的一年,因为发生了很多让我难过的人和事。很开心的一件事是我自认为我2018年已经把2019年的眼泪都流完了,我会觉得经历过2018年的一些挫折和成长,包括对外很新鲜的类似责任感这样的东西之后,2019年我心中的阈值会变得更高一些了。会觉得应该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事情了,我觉得这其实是好事。”

  马薇薇说,她在2018年有一个收获:“我最近有一个可以分享给大家,人家说渡人渡己,我之前一直没有理解为什么渡人要先渡己,现在我知道了,当你帮助别人的时候,你就会把自己那关先过去了。所以我在2018年学到最多的东西就是在帮助别人的过程中先度过了自己心里那道坎。”

  而黄执中则希望大家不要太过焦虑,不要将跨年这个时间点看得太重要,也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1月1日给自己定了目标,最好1月3日就忘掉。”

  焦虑并不来自知识或学习本身,努力学习更多知识和技能,只是当代年轻人缓解焦虑的一种手段。而对于年轻人在跨年这个原本用来放松休息的时间点上还会看晚会学习。马薇薇认为,学习同时也是一种让人放松的方式:“跨年本身就有跨的意思,在这个时间点上进行学习,其实是带有安抚焦虑的作用,它表示‘你看,我新年还有收获呢’。”